|  中文版  |  网站地图  
 
《淄博人物》 返回  
 

清澈如玉艺芬芳——记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杨玉芳

沫力


  森林里有两条小路,
  我选择了人迹罕至的一条,
  于是有了全然不同的风景……
             ——题记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杨玉芳在她的春秋陶坊
                   
  2003年10月,北京。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内,首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选在这里举行荣誉证书颁发仪式。在这次大师评选中,共有66位陶瓷艺术家榜上有名,而在陶瓷雕塑类获奖艺术家中,只有一位是女性,她就是来自淄博博山的杨玉芳。
  对于全国陶瓷雕塑业界的女性艺术家来说,命运仿佛格外垂青杨玉芳,一路走来,她获得了业内最高的荣誉。然而说起当年是如何走上陶瓷艺术道路的,杨玉芳却说,这是她人生当中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1958年,为了生计,17岁的莱芜小姑娘杨玉芳跟随三哥来到淄博打工。就在那一年,淄博博山陶瓷厂为了培养一批年轻的专业人才,成立了一所职业中学。由于学校是半工半读制,还有免费的一日三餐,杨玉芳就报了名。两年后,她顺理成章地被分配到了博陶。
  然而当杨玉芳站在博山陶瓷厂科研所的工作室里,看着老师把一堆堆泥巴雕塑成一件件作品的时候,她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两年前选择了一条怎样的道路。这对于从小对美术毫不感兴趣,美术成绩勉强及格的杨玉芳来说,确实是一次命运的考验。
  在漫长的苦闷期过后,杨玉芳终于说服了自己,性格好强且有点男孩子气的她下定决心: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一定要把它干好!
  艺术总不会让一个勤奋的追求者一无所获。经过几年的磨练,杨玉芳在专业上终于有了成绩,1963年全国评工资时,她评了个三级工,这对于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三年的年轻女工来说,已经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了。就在这一年,杨玉芳结婚了。
  然而,工作的起色和婚姻的幸福并没有让杨玉芳轻松起来,1964年,女儿的出生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做一个有事业心的女人是多么地不易,她每个月从工资里抽出一部分钱给家里雇了一个保姆,自己则提着她的陶泥继续废寝忘食地奔波于宿舍和工作室之间。在女儿满一周岁后的第二天,她就把孩子交给了婆婆,去济南写生了。
  可是,让杨玉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外写生的短短一个星期却成了她回忆中的一个隐痛,她至今记得自己在外边奶水涨得特别难受,夹杂着对女儿的愧疚让她无以承受,以至于自己写生回来以后就不敢再和女儿接触,再至于女儿已经分不清她是妈妈还是姑姑了。
  1966年,全国上下开始搞毛主席像,已成为业务骨干的杨玉芳,被厂里送到北京参观学习,在中央工艺美院张松鹤教授的指导下,杨玉芳的专业水平又有了进一步提高。回来后,一直以搞小型室内陈设小品为主的杨玉芳,克服了种种困难,创作完成了一尊3.6米高的主席像,那在当时还是全国各地未曾有过的尺寸。
  1968年,杨玉芳又大胆地塑造了一尊7.8米的毛主席招手像,到安装阶段的时候,她已经有了5个月的身孕。
  然而为了顺利完成安装,杨玉芳并没有因此退出工作组,她依然坚持每天工作在八米高的安装架上,从秋到冬,风雨无阻。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临产的女人在寒风中站在摇晃的八米高的大架子上是一种什么样的处境,但是我们知道,在那一刻,杨玉芳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女人。
  就这样一直到临产前四天,厂里领导终于把杨玉芳给劝回家中,四天后,她就生下了儿子国栋。如今,已是山东陶瓷艺术大师的任国栋还笑谈自己的艺术天赋全凭母亲的基因和当时架子上的胎教哪。    
  正是靠着忘我拼搏的敬业精神和永不服输的劲头,杨玉芳的创作渐入佳境。进入70年代,她的创作对象逐渐转向女性,充分发挥自己对女性情感的把握能力,利用最朴实的泥土,以精湛而朴素的技法,塑造出一大批快乐、沉静的古代仕女形象,作品线条流畅,人物秀美,体态生动,婀娜多姿,传递给欣赏者一种深沉浓郁的纯朴之美。一次,当时的山东省副省长高启云在参观博陶时,对杨玉芳的作品大加赞赏,并鼓励她说,天津有个“泥人张”,山东也要出个“瓷人杨”。高省长的这句话在杨玉芳的心里扎下了根,做山东“瓷人杨”,成了杨玉芳不懈追求的目标。为此,她几乎倾注了自己的全部精力。
  一次她骑自行车时不小心出了个事故,车翻人倒,被好心人送到医院时仍旧神志不清,医生询问她的情况,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最后有人提示说问她是干什么的,没想到杨玉芳立刻回答道:我是干雕塑的!在场的人一片惊讶。
  就这样,从一开始的反感到如今把陶塑艺术深深地植入潜意识,杨玉芳在生活的窑炉中砺练着自己的艺术人生。很快,对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杨玉芳的作品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并走出国门。其中,《黛玉抚琴》被选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旅游商品,《宝琴台灯》被邓小平选作首次访美的国礼。
  八十年代是走向世界的年代,杨玉芳有了更多走出国门的机会,在那个更广阔的天地里,她欣赏到了各国著名的艺术大师如达·芬奇、罗丹、毕加索等人的作品,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也激发了她的创作灵感。一次,她无意中看到桌子上的一滴水形状非常像两个身材修长的少女,便迅速展开联想,加上自己的艺术构思,首次突破常规大胆尝试用夸张变形的艺术手法创作了《白娘子与小青》,这件作品于1982年和另外两件作品《寿仙皮灯》、《阿妹》共同获得了全国陶瓷评比三个三等奖。
四美钓鱼

  1991年,借助到台湾探亲的机会,杨玉芳参观了那里的陶瓷雕塑创作,这使她对艺术的精髓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从台湾回来以后,杨玉芳开始把新玉瓷从另一个深度上去探索,并多方面进行调理、搭配,使其色调更加沉稳、凝重;而在艺术造型上她则追求一种更加概括、简洁、多变的装饰方法,使自己的艺术风格实现了一个质的飞跃。
  同时,在艺术造型上,杨玉芳有意识地把人物群体化,通过组合、配置,使形象之间对比呼应,左顾右盼,相得益彰。对此,杨玉芳解释说人只有在群体游戏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人,而她就是要表现真正的人。
  水、火、土都是有灵性的东西,当它们被艺术家揉加进自己的灵感和体悟去融汇成一个个具体的人物形象的时候,这些粗拙的陶泥就被赋予了生命,并且承载着一种情感,也传达着一种态度。笑,无疑是杨玉芳仕女系列作品的一个最鲜明的特色,也是传达给欣赏者的常用情感语言。
  杨玉芳说,封建礼教禁锢着人的情绪往外表达,少女都是被整天锁在深闺里,而我就是要叫她们在深闺里活跃,叫她们在闺房里面闹,我既要表现少女的笑,还要把那种闺阁少女的矜持的个性保留。
  对此,有人说,杨玉芳的仕女系列作品,似乎无意重复西方人对人的客观再现,而是表达厚衫下女性婉约的韵致,这是一种中国式的表达方式。
  这些独特的风格后来成为杨玉芳的艺术特色,她终于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子,在陶瓷届独树一帜,“瓷人杨”的雅号也在业界广泛流传开来。
  2000年,是杨玉芳艺术生涯中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她的儿子任国栋从博陶辞职后创建了这家春秋陶坊,因为与陶瓷的不解之缘,退休后的杨玉芳无法离开她所钟爱着的陶塑艺术,为了支持儿子的事业,已经退休三年的杨玉芳也加入到陶坊里来,这一年,恰好是她走上陶瓷雕塑艺术道路的第40个年头。
  40年来,从对艺术的一窍不通到痴迷神往,从对陶塑不感兴趣到成为“瓷人杨”,杨玉芳雕刻着陶瓷,也塑造着人生。然而,如今面对现代陶艺,杨玉芳却需要将自己的艺术成就清零,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身到这个充满挑战的崭新领域。
  陶坊成立后,中央美院的张守智教授来此参观,当他看到杨玉芳也在做现代陶艺后惊叹道:你怎么能搞陶艺呢?你搞这个陶艺纯粹是搞丝绸的一下子换成呢子大衣,不适合你的特点和性格呀!
  听到这句话,杨玉芳当时并没有解释什么,可事后她便反复琢磨这件事,毕竟张教授在艺术界颇有威望,他的话也不无道理,难道真的是自己选择错了吗?在几番冥思苦想之后,杨玉芳终于想通了,自己没有错!因为她惊喜地发现,陶艺的随意性反而更能体现女性特有的深刻、细腻、丰富的情感体悟,挖掘表现生活中最受感动和体验的某一个情节,这无疑给了自己一个尽情发挥的广阔空间。
踢毽子

  随着记忆的大门被打开,杨玉芳逐渐把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童心和母性释放了出来。很快,她感悟自己儿时活泼、好动、爱踢毽子没完没了的那股顽皮劲,创作了《踢毽子》,这套作品在传统技艺的表现之外,更多的融汇进现代意识,极其生动地表现了三个动态各异的小姑娘在运动中的无拘无束,整体表现出一种儿童的雅拙美,透出一种灵性,一种神韵。 
  后来,这件作品和另外一件作品《喝》在2001年中国淄博国际陶瓷博览会上以总分第一被评为大奖,2002年这两件作品又分别获得第七届全国陶瓷创新设计评比一等奖和优秀奖,在陶瓷雕塑业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从丝绸到呢子大衣,从瓷人杨到陶艺家,杨玉芳终于化蛹成蝶,她的艺术生命开始了新的征程。     
  一片丹心弄陶泥,甘为艺术写春秋。屈指算来,杨玉芳走上陶瓷雕塑道路已经有近50年的时间了,50年来,从泥到陶,在火热的窑炉中杨玉芳制造着一次次艺术和灵魂的涅磐。
  艺无止境,近期,一组具有强烈创新意识的新作品又在杨玉芳大师的手中相继问世,而在业界专家的一致好评声中,杨玉芳已经在向自己的下一个艺术高峰拾级而去……
雪中四美


作者简介:
沫力,原名王丽娟,电视编导,现供职于某电视台。
 
 
本站热门搜索词
 
山东根德文化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3-6207978 6209116  传真:0533-6207978  邮件:gende2005@126.com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西路25号宏程名座A座11楼(市委斜对过)